桀骜不羁显功扬——张显扬将军素描
2018-12-14

吴东峰

2018年12月10日08:16 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

原标题:桀骜不羁显功扬

  张显扬

  张显扬将军头大耳长,眉似漆,眼如炬。性格粗野狂放,桀骜不羁。与人交往,肝胆毕露,喜怒哀乐,全都挂脸上。言语豪放,多俗语,无所顾忌也。

  人称张显扬将军作战一狂,二野,三尖,敢打敢拼又精明。

  十五军诸多老战士如杨毓彬、李义山、李明天、李天恩等等,与笔者谈起张显扬无不眉飞色舞,啧啧赞其为“我们十五军的夏伯阳”。

  又言:“张显扬牛得很,他当过朱德的警卫班长。”又言:“还当过张思德的班长呢!张思德,全中国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?”又言:“他是少有的与日本鬼子面对面拼过刺刀的师长!”

  张显扬将军,四川通江碧家场郑家营村人。9岁放牛,18岁参加红军。1934年8月,因聪明伶俐被调入红四方面军军部学习,参加了反刘湘的六路围攻战役。战后被提升为排长。1935年在陕南战斗中负重伤,伤愈后随红四方面军总部警卫连长征。

  抗日战争中,张显扬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一营三连排长,参加了夜袭阳明堡机场、响堂铺战斗、百团大战等。1940年任连长时,奉命在襄垣扩充了一个营的武装力量,被旅首长授予“模范干部”荣誉称号。

  1949年2月张显扬任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十五军四十三师师长,率部参加了邯郸、豫西、淮海、渡江、广东、广西等战役、战斗。

  杨毓彬回忆言,张显扬儿时是放牛娃,地道大老粗。九纵过黄河后才开始学认字。是时,张显扬初任副师长,他识字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看电报。

  1950年年底,西南军区命令决定,张显扬之四十三师脱离十五军建制,留守云南昭通,第十军第二十九师编入十五军建制,参加抗美援朝。

  1952年10月,上甘岭战役爆发。张显扬将军率二十九师,以上甘岭之机动部队参战,一个师分成两半,时而上甘岭,时而西方山,时而前方作战,时而后方增援,时而夺山头,时而守阵地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张显扬将军作战猛中有细。 上甘岭大战初期,由于美军火力强大,志愿军部队增援上甘岭伤亡极大。有的连队运动上去要付出三分之一,甚至二分之一的代价。张显扬一上上甘岭就想出了好办法。

  第一,分段带路,单个跃进。单兵间隔要20米、30米,甚至40米;第二,减少兵力,加大火力;第三,多运手榴弹上去守坑道。

  张显扬说:“守得住更重要,敌人炮火强,‘肉蛋碰铁蛋’是碰不过的,办法是减少兵力,加大火力,要靠手榴弹——风吹梨子树,疙瘩碰疙瘩。”

  李天恩回忆,该师八十五团三连,按照张师长的办法,全连运动到8号坑道,没有一个伤亡;后来八十七团四十里外运动到上甘岭,也没有一个伤亡;八十六团上阵地只伤亡两人。

  半个世纪后,许多志愿军老战士言此仍喜形于色说:“张师长一来,就能看出门道,想出的办法很简单,可是很管用。”

  李义山回忆,张显扬喜欢唱歌,最喜欢唱《二郎山》,但实际上就会那么两句:“二呀么二郎山呀么,高呀么高万丈。”来回倒腾,自唱自乐。上甘岭战斗中某日,张显扬来到李义山所在营检查工作。其时李义山为该营营长。次日起床,张显扬突然问李义山:“你们营活跃吗?”李义山答:“还可以吧。”张显扬突然变脸,破口大骂:“可以个屁,在这里怎么没有听你唱一首歌?也没有听到哪个连队唱歌?”李答:“我一个人怎么唱?” “一个人为什么不能唱?”张显扬此时洋洋得意地教训起李义山:“一个人唱,叫独唱;两个人唱,叫合唱;男女一起唱,叫混合唱,一个连队集体唱,叫大合唱。”言罢,洋洋得意而去。

  秦基伟曾如此评价说:“张显扬之二十九师姿态非常高,战斗力特别强,指到哪就打到哪,打到哪就胜到哪。”

  (作者为广州市文联原专职副主席)

(责编:曹淼、万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