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小平的桥牌情缘
2017-04-24

王桢

2017年04月24日08:45    来源:学习时报

原标题:邓 小 平 的 桥 牌 情 缘

新中国成立之初,主政西南局的邓小平,在重庆学会了打桥牌。从此,邓小平与桥牌结下了不解之缘,打桥牌成为他工作之余为数不多的一项娱乐活动。邓小平打牌技艺精湛,守得紧、攻得狠、叫得准、打得稳,风度翩翩,一派大将风度。

“能打桥牌证明头脑还好”

到了晚年,邓小平把打桥牌当成自己向智力、体力挑战的一种手段。1986年8月5日,邓小平会见日本自民党最高顾问二阶堂进。他在谈到个人身体状况时说:“我测验自己的身体靠两条。一条是能不能下海,一条是能不能打桥牌。能打桥牌证明头脑还好,能下海证明体力还好。前不久香港传说我病了,股票就下跌。其实他们很容易知道我身体好不好。只要知道我在打桥牌,夏天还在游泳就行。”三言两语,邓小平用诙谐的语言化解了社会上对他健康状况的谣言,也道出了他打桥牌的原因。

作为总设计师,邓小平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,即便休息,他的头脑仍在不停地思考问题。细心的家人和工作人员发现,邓小平在最平常的散步中也仍在为工作开动脑筋。夫人卓琳非常担心他的健康,在反复琢磨后,卓琳想到了一个办法。她专门同常和邓小平打牌的同志谈了一次话,告诉他们:“小平同志只有打桥牌之时才能得到真正的休息,因为他看电影、看书时都不免想到工作。”得知此事后,他们一方面感叹邓小平鞠躬尽瘁的精神,另一方面表示尽量找时间陪他打牌,让他得到休息。在静中有动、动中有静的牌局中,邓小平才有机会从千头万绪的工作事务中暂时摆脱出来,得到真正的放松和休息。

邓小平坚持桥牌运动一直到生命的最后岁月。受帕金森症的影响,他的手因颤抖拿不稳扑克牌,抽牌也显得很吃力。这个时候,邓小平的女儿就主动帮忙拿牌、捋牌。当然,在牌局上打什么牌还是由邓小平做主,比如“要”一个草花,女儿“要”好了就向邓小平重复一声,再继续进行。真可谓生命不息、运动不止!

“打牌要和高手打,输了也有味道”

桥牌,是一项能够反映参与者品格、性格的竞技比赛。在巧妙多变的牌局中,邓小平的个性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。

不服输。当牌面情况不明朗或有问题时,邓小平会细心地推敲,寻找牌理。遇到有争议的牌局时,他总要弄出个究竟。有一次,邓小平同女儿邓楠打牌,邓楠在牌局结束收牌时对父亲说:“刚才您那张牌不该那么出。”邓小平当时想了想,没有说话。第二天打牌,大家刚刚入座,邓小平就复盘了第一天的牌型问:“你们说,谁对,谁错?”大家随即进入了牌局的深入推敲环节。发现难题之后积极思考得出结论,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。邓楠回忆说:“关于出哪张牌的问题,我们经常发生争论,很有意思。”

拒绝“踢假球”。围棋国手聂卫平经常被邀请同邓小平打桥牌,也亲历了许多与邓小平打桥牌的趣事。他曾说:“邓小平的桥牌水平是很高的,比我的牌技要好得多。做他的对手想赢他,实在是很困难。”有一次,聂卫平和邓小平搭档,在他们猛烈的攻势下,对手万里和祝寿和输得特别惨。见状,聂卫平觉得不忍心,就故意“放水”让对手得一些分数,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“踢假球”。聂卫平瞥见万里手中黑桃很多,而自己只有四张黑桃,就故意叫黑桃。万里果然加倍,这样就宕了6个,6个宕使对手得分翻番很多。邓小平当时指着聂卫平笑称:“他创了世界纪录了。”后来,邓小平碰巧见到聂卫平的爱人,他风趣地说:聂卫平的围棋是九段,桥牌可不是九段。

正因为打桥牌技艺高超、讲究规矩,邓小平结识了许多中外桥牌高手。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“打牌要和高手打,输了也有味道”。1981年,“桥牌女皇”、美籍华人杨小燕曾到北京与邓小平、万里等打桥牌。在那次切磋中,他们从晚上八点一直打到深夜一点,连续对阵四五个小时。邓小平全情投入,不但毫无倦意,直至局终仍然神采奕奕。在牌局中,杨小燕发现邓小平对“精确叫牌制”非常熟悉,可见邓小平对世界桥牌的主流“技、战、术”很有研究。邓小平的牌风也给她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她说:“邓先生打牌思路清晰,牌风稳健,显示出充沛的精力和过人的智慧,这在80岁的老人中,是十分令人吃惊的。邓小平的牌技不仅仅是业余水平的,可够得上专业水平了。”

邓小平将工作和娱乐区分得很清楚,这一点,他的牌友们很有体会。邓小平不但打牌不谈政治,打完桥牌和友人一起吃便饭时也不谈政治。也正因为不谈政治的原则,大家都感觉同邓小平打牌是一件愉快的事情,没有多余的压力。一张四方的牌桌,一群热爱桥牌运动的人聚在一起,互相专注牌局的变化,在酣斗中传出阵阵欢乐的笑声,其乐融融。

“桥牌界能拥有他这样的朋友,我们感到非常骄傲”

桥牌是国际比赛项目,世界上不少政要都喜欢打桥牌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英国首相丘吉尔在英军参战的情况下,没有放弃打桥牌的爱好;艾森豪威尔在等待盟军登陆北非消息期间,也不忘挤出时间打上几局桥牌。邓小平也是桥牌爱好者,因其对中国桥牌事业的关心和支持,得到了来自世界范围的好评和赞扬。

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桥牌被当成资产阶级娱乐方式遭到禁止。这导致了桥牌运动在群众中的普及度很低,更不用说有多少“国手”了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百废待兴。针对桥牌事业发展停滞的问题,1978年7月,在北京的几位桥牌元老周家骝、裘宗沪和郑雪莱联名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,信中提出了在我国推广和发展桥牌运动的建议。几位桥牌专家很快得到了消息,邓小平对此信作出了批示:“请体委考虑”。在邓小平的支持和关注下,中国的桥牌运动重新开展起来。1980年中国桥牌协会成立,并加入了世界桥牌联合会。

从1984年开始,为了推广桥牌运动,中国桥牌协会举办了“运筹与健康”老同志桥牌赛。邓小平亲自率队参加比赛,比赛共办了10届,从第一届开始一直到结束,邓小平的队伍基本上每届都是冠军,仅有一次拿了第二名。1991年10月,中国女子桥牌队在世界桥牌锦标赛中获得了第三名的优异成绩。女队回国后,邓小平为鼓励她们,亲切地接见并邀请女队员打了一场友谊赛。在这场比赛中,邓小平“叫”“打”俱佳,战胜了中国女队。在惊叹邓小平牌技的同时,女运动员们表示一定要刻苦钻研牌技,力争为祖国取得更好成绩。

桥牌如同音乐一样是一种世界语言,可以成为中国同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相互交流、理解与友谊的桥梁。随着中国桥牌协会的成立,中国桥牌事业逐步走上正轨,开始成为世界桥牌界不可小觑的一支新生力量。邓小平为中国桥牌事业的发展所起的作用举世公认,1981年12月,国际桥牌新闻协会将最高荣誉“戈伦奖”授予了邓小平。1988年7月,邓小平担任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。1993年6月世界桥牌联合会主席鲍比·沃尔夫和北美桥牌联合会秘书长杨小燕,向中国桥牌协会荣誉主席邓小平颁发“主席最高荣誉"奖,以感谢他为促进中国桥牌运动开展所作的重要贡献。

1997年邓小平逝世后,世界桥牌联合会主席乔斯·达米亚尼在悼念邓小平的电文中说:“桥牌界能拥有他这样的朋友,我们感到非常骄傲。”